快捷搜索:

韩国瑜最新民调不错,“罢韩”或有转机?

高雄市长韩国瑜免职案6月6日投票,引爆台湾岛内的政治角力。韩国瑜日前向台选务机关递交免职答辩书,强调一起走来坦然面对的立场,正面迎战免职案,将未来完全交由市夷易近投票抉择。

据台媒报道,早在“罢韩”第二阶段经由过程前,幕僚即向韩国瑜建议,因选后转趋低调,坚持“市政优先、防疫第一”而避谈政治,优点是低落“罢韩”热度,毛病则是难以翻转否决者刻板印象,以是应该将答辩书视为文宣时机,针对免职团体加诸韩国瑜身上的骂名一次解释清楚。幕僚分头进行,统共写了5个版本答辩书,风格迥异,姿态有硬有软,有的诉诸感性,试图唤醒市夷易近对2018年市长选举的回忆,有的采吶喊式笔法,像竞选文宣,有的则理性列举市政成就。各类版本均交给韩国瑜参考。

韩国瑜着末拍板,抉择采纳理性版本,选择打安然牌,某种程度也展现他对免职案的立场:回归市政硬事理,只谈担负高雄市长1年4个月以来做了哪些事、带给高雄哪些转变,让市夷易近抉择他够不敷资格继承做好市长事情。至于“罢韩”团体连番进击的“落跑”“吃碗内看碗外”,他选择不辩解。

有幕僚忍不住为韩受冤说,干脆写“问心无愧”就好,明明卖力服务,却被绿营批得一文不值。

还有知情幕僚以宋朝郑思肖的诗作《画菊》形容韩国瑜此刻心境,“宁肯枝头抱喷鼻逝世、何曾吹落北风中”,面对免职攻势,韩国瑜始终开阔,坚信抉择权在市夷易近手上,与其政治计算反“罢韩”,不如用心市政,纵然着末被免职,也是夷易近意选择,就像诗中的菊花,宁肯坚持芬芳枯逝世枝头,也不愿被北风吹落于尘土。

据台媒报道,台选务机关将于5月5日宣布免职看护布告,公布投票光阴、免职来由书及答辩书等;高雄市选委会也将在5月11日看护布告投开票所设置地点。电视免职阐明会拟于5月22日至6月5白昼举办,高雄市新闻局长郑照新说,韩国瑜今朝倾向不参加,“现在独一战斗是跟新冠肺炎作战,对付口水战,我们不作陪”。

不过,高雄市选委会至今尚短缺四百多个投开票所,激发台选务机关和高雄市教导局隔空互批。台选务机关呼吁高雄市教导局勿假借疫情,限定高雄市选委会借用黉舍场所解决免职案投票;高雄市教导局长吴榕峰则回批,疫情严酷,教导局每校设置两个投开票所,是相符人流的管控。

对此,韩粉呼啸台选务机关太过分,根本是黑手伸入“罢韩”投票。更有“韩粉”愤怒表示,“韩市长做到这样还要被免职,一堆无耻之徒恶心至极。此次请托必然要彻底监督台选务机关,盯紧每个投票所”“高雄被夷易近进党欺骗集甲鱼肉20-30年,负债3000多亿(新台币),各类弊案,官商勾通,謦竹难书。没有本相前急着‘罢韩’,便是想要‘金光党’班师回朝,继承吃喷鼻喝辣”“台选务机关来文都依据‘选罢法’,为何提前联署违规的部分,不依规定解决竣事。超扯”“‘罢韩’便是可以无法无天”“高中以下如我记得没错,都因防疫发布不外借,台选务机关是特权机关吗?陈时中何在?开罚吧!”

这边“罢韩”案战火连天,那边绿营也没有停歇。日前,夷易近进党籍夷易近代赖瑞隆、邱志伟提案增订“韩国瑜条目”,要求“夷易近选首长”于任期未届满前参选其他公职选举者,于挂号为候选人时解除其职务,最快本日在台立法机构检察。然则赖瑞隆却回应说,这项提案没有要卡谁,他盼望透过立法要领约束政治人物,任何一个职务都应该做完。

面对“罢韩”案,绿营的各类骚操作仍旧层出不穷,彷佛想用尽统统法子,逝世力匆匆成“罢韩”成功。然而顿时遭到打脸的是,据台湾“中时电子报”报道,高雄市长韩国瑜上任一年半,5月初最新夷易近调终于出炉。

据报道,高雄市政府4月30日公布委托“艾普罗夷易近调”所做的韩国瑜最新“市政夷易近调”。结果显示,在所有题目中,“装设监视器进行交通疏导改良治安”知足度69.0%、“设置托育中间”知足度65.3%、“防治登革热”知足度59.9%、“防治新型冠状病毒”知足度59.2%,高居前四大年夜知足项目,约有6至7成知足。另“提升马路平整度”知足度56.8%、“清理淤泥”知足度56.1%、“推广各项农渔产品”知足度55.1%与“经久照护”知足度47.5%,约有5至6成知足。可见韩国瑜的各项施政体现得到了高雄市夷易近的肯定。

不知道这份夷易近调是否是一场及时雨,能够浇灭绿营企图烧到韩国瑜身上的无妄之火。然则,似乎跟着“罢韩”愈是临近,韩国瑜就愈是淡定,大概跟着最新夷易近调的出炉,“罢韩”或许真的能有起色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